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.crca.com.cn
首页 → 福音之窗 → 阅读内容
 
背景:

你是否已经看清这个世界(约瑟·艾岚)

[日期: 12/21/2021 4:23:00 PM ] 作者:佚名 来源:文章精选
[字体: ]

你是否已经看清这个世界(约瑟·艾岚)


你是否已经看清这个世界


约瑟·艾岚


每一个未曾归正之人的光景是极其可怕的;我以前竟然认为,我只要说服一个人他仍未重生,我的任务就完成一半了。

 

但我伤心的经验告诉我,堕落和酣睡的灵抓住仍未成圣的人。甚至,即使你能说服他,他仍未归正;他经常还是很大意地坐着不肯行动,借着对私欲宴乐的喜爱忙碌他的工作,或因世俗事业所带来的混乱,或因对属世、肉体、情感关切所带来的扰嚷;私欲和情感听不到良知的声音。他们顶多有些冷漠的希望和空泛想悔改归正的目的。

 

因此,我不但必须说服人:他们仍未归正,我也要尽量让他发觉到他可怕悲惨的光景。

 

但当我开始这么做时,我马上就感到挫折。谁的舌头能完全述说地狱之子所要遭遇的悲惨呢?无人能完全述说,除非那位财主自己在火中说话(路十六24)。哪里有作者能以笔墨描述在世上无神之人的悲惨呢?无人能完全述说,除非我们直到神里面永恒大海的喜乐,因为罪恶的光景摒弃人享受这喜乐。摩西在他写的《诗篇》里说:“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”(诗九十11)?因此,我怎能告诉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呢?然而,我们所知道的,已足以震动一个拥有最起码属灵生命之人的心。

 

但我的对象却是那些没有属灵生命的人,这就使我的难题更艰巨。哎呀!人是死的,死在过犯罪恶之中;这不是人最小的悲惨。我若能清楚的形容乐园,或极具说服力的描述天国,就像魔鬼向我们的救主指出世上的万国和万国的荣华一样;或如果我能挪开那既深又吞吃人的深渊,陀斐特的盖子、烈火的窑,让他看尽它一切的恐怖;然而,他却什么都看不见。若我能画出圣洁的美丽,或福音的荣耀,若我能暴露罪恶极恶毒的丑陋;但他也无法判断乐园的可爱和美丽,亦不能判断地狱的污秽和可恶的性质,就像一个瞎子无法分辨颜色一样。他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,都因自己无知,心里刚硬(弗四18)。他不知道也不能知道神圣灵的事,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(林前二14)。惟独使人归正的恩典才能叫他的眼睛得开(徒廿六18)。他是黑暗之子,也行走在黑暗中。事实上,他里头的光黑暗了。

 

难道我要鸣哀钟,宣判他的徒刑,或在他的耳旁吹神恐怖的审判号声?你会认为,这一定会使他的两耳感到刺痛,使他像伯提沙撒王一样,变了脸色、腰骨脱节、双膝彼此相碰。哎呀,但是他看不见;他没有可听的耳,若我叫歌唱的女子来唱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,他仍不会受感动。难道我要用喜乐的福音之音,可人的歌,和天大的好消息;用神极宝贵又极大应许的安慰和甘甜的呼召来吸引他吗?除非我能同时赏赐他能听这好消息的耳朵,否则他无法得救。

 

我该怎么办呢?难道我要让他看烧着的硫磺火湖吗?或打开至贵真哪达香膏的玉瓶,让它的香味充满整个宇宙的房屋,且希望基督的香膏和他衣服的香味能吸引他吗?哎呀!没有生命的罪人和哑巴偶像一样:有口却不能言;有眼却不能看;有耳却不能听;有鼻却不能闻;有手却不能摸;有脚却不能走;有喉咙也不能出声。他们完全没有属灵的感觉和行动。

 

但,让我考验他最后的感官;让我拔出神话语的刀剑;即使我能从神的剑囊中挑选剑,能用剑刺透他的心,他却仍然没有感觉;丧尽天良的人怎能有感觉呢(弗四19)?所以,虽然“神的忿怒常在他身上”,他一辈子的罪,如高山般的重量压在他身上,他却仍旧走来走去仿佛完全没事。换言之,他活着的身体带着死的灵魂;他的肉体等于是走在路上死而又死的树(犹12)。

 

我要如何影响这悲惨的对象呢?谁能让石心变软,或让没有生命的尸体有感觉和行动呢?就是那位能从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、叫人从死里复活、使大山消化、将水从磐石中击打出来、喜爱成就超过人的祈求和想象、使骸骨成为他的教会——这位神能成就这事。因此,我在至高神面前屈膝,就像我们的救主在拉撒路的坟外祷告,也像那书念妇人为她死去的孩子迫切寻找神的仆人一样;照样,你哀伤的牧师用祷告的膀臂,把你带到惟独能救你的神面前说:

 

“万能之耶和华,你凭自己的意旨行事,且无人能拦住你的手;你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,求主怜悯埋在这里的死亡灵魂,把石头从坟墓辊开,说,就像你对拉撒路的尸体说:出来。无法靠近的光啊!照耀这黑暗,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死人之处,临到我的对象。因为你能打开死亡所关闭的心眼。创造耳朵的神,你一定能叫他重新听见。求主对这些耳朵说:以法大,它们就必定开了。求主赏赐能看见你的完满的眼睛,能尝到你的甘甜的胃口,能闻到你香膏的嗅觉。也求主赏赐知觉,使我们感觉到拥有你喜悦的特权,感觉到你忿怒的重担,感觉到罪恶无法承受的重量。求主吩咐你的仆人向骸骨发预言,求你使预言的结果和先知的一样,使平原上的骸骨成为活跃的大军队。”

 

(选自《给未曾归正者的警告》,罗伟伦、钱曜诚译,加尔文出版社,标题为编者加。)


阅读:478 次
录入: qinnan
打印
分享到:14.5K
相关文章